我的后台就是老百姓

日期: 2014- 02- 26 15: 45: 36 浏览次数:


我16岁离开村子外出搞建筑,2008年当选村支书前,做项目经理的年收入已过百万元,当时放弃外面丰厚的收入回到村里,亲朋好友都想不通。

蔡家江村是个典型的城中村,5年前,这里流动人口密集,整个村子杂乱无章。几乎家家户户搭建违法用房出租,村道被堵成了断头路,两个养猪场污水横流、蚊蝇乱舞,年轻人大多游手好闲,不出去工作,老在村里“小搞搞”,风气很差。当时村里的定期存款只有90万元,年固定支出却要100多万元。

我是从村里出去的,村里有困难,我就有责任来挑这个担子。风气搞不好,其他事情都免谈。我当时把赋闲在村里的年轻人一个一个叫到办公室,跟他们谈话,给他们介绍工作。慢慢地,这些人尝到了工作的甜头,沉迷于“小搞搞”的年轻人越来越少。

在听取村民意见之后,我把村庄脏乱差和集体资产管理这两件事作为主攻方向,一手抓资产增值,一手抓民生实事。

2009年,我们村附近一家民企因资金紧张要出售五层仓储用房,我咨询法律顾问后,制订了一个大胆的置换方案。利用村里二环线内厂房拆迁补偿金,以998万元买下了这幢楼,装修后,仅出售其中的三层就收回成本。一进一出,村里多了500多万元可用资金,及年收益30万元的2400平方米厂房。

如今,村里存款已增加到1000余万元,年集体收入从30万元增加到125万元。村里经济上去了,我就要让村民们实实在在地感受到大家庭的温暖。从2010年开始,村里55岁以上女性和60岁以上男性,每人每年能拿到1400元补贴,随着年龄的增长补贴也逐年增加,80岁以上老人可以额外增加3500元补贴。

由于我们村地处外来人口密集的城郊结合部,违法建筑已形成一条产业链,家家户户都从中获益。要让村民们放弃这笔收入,我知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我当时就想,得先让村民们感受到环境改善的好处,让他们自己愿意放弃违建。

蔡家江村有4个自然村,2011年,我先拿我所住的矮溇自然村试点。当时,我一家一家地上门做工作、讲道理,遇到有抵触情绪的村民,便一条一条地给对方分析其中的利害关系。一年之后,我们村开始大变样,不仅违法建筑没了,家家户户的房子也都进行了改造。看到往日杂乱无章的村庄焕然一新,其他村的村民也心动了。其实谁不想在优美的环境中生活?我便抓住这个机会,顺势推出每平方米80元的补偿政策,发出“打造越城区最干净村庄”倡议,开始在其他自然村进行整治改造。从2012年3月开始,只用了短短5个月时间就实现了全村“零违建”。更出乎意料的是,在拆除违建过程中,村里零上访。

这些年,很多人都叫我“硬书记”,我为什么能硬,就因为我的后台是老百姓。我做每一件事之前,都会举行座谈会听听村民意见,再召开村务联席会议制订方案,经党员大会商议后,提交村民代表大会表决,再公示。村里还制订了村民代表网格化联系到户管理办法,每位村民以书面授权的形式参与村级事务管理。小到办公室电话费,大到村里整治的工程项目,每一笔费用我都记录得清清楚楚,贴在村务公开栏里接受村民监督。

前些日子,我破天荒地召开了一个“蔡家江村女主人会议暨道理讲座”,当天晚上,来了100多位妇女同志。会上,我向她们通报了前几年的工作开展情况以及今后几年的工作打算,并就她们关心的整村拆迁工作作了宣传,还就如何提升村民道德素质对所有女主人进行了教育。一个多小时的会议,全场鸦雀无声,没有人交头接耳,没有人中途离场。我讲完话之后,大家热烈鼓掌。这次会议的效果是我事先所料不及的,那天晚上我兴奋得睡不着觉,能得到那么多几乎没多少文化知识的妇女的认可,我觉得再辛苦也值了。

“上为地方争荣誉,下为村民谋福利,中间对得起自己的良心。”这是我为自己定下的工作原则。作为一个村支书,我觉得我得把自己当成一个“官”,扛起为村民谋福利的责任;作为一名政协委员,我则要把自己当成一个“民”,履职为民,为民所想,为民谋利,始终和村民心贴心。

联谊报记者 张丹丹整理

 

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】

分享到:
0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